東北環走:21.01.2018

121日周日晨830分,大埔火車站巴士總站275R站集合,
新娘潭起步,降下坳,減龍脊,鳳坑,鎖羅盆,荔谷古道,媽騰古道,烏蛟騰,新娘潭,八仙嶺自然教育徑,
大美督散隊,24公里,登山7小時,量力參加。(烏蛟騰午膳) 自備手套/頭燈

Garmim-2

黃袍加身

提起「黃袍加身」,大家自不然會想起宋朝開國皇帝趙匡胤。趙匡胤本是五代時後周的禁軍統領,國家軍權集他一身,他乘皇帝突然駕崩,朝中混亂的機會,假稱契丹南下犯邊,帶軍隊開到陳時,由眾將士將一黃袍披在他身上,擁立他為帝。但「黃袍加身」原來並不是趙匡胤首創,他也是抄襲舊上司、後周開國皇帝郭威的,趙匡胤的「黃袍加身」可說是「老翻」。

郭威(904—954),字文仲,邢州堯山(今河北隆堯)人。公元951年正月丁卯日稱帝,國號為周,定都汴京,建年號為「廣順」,史稱後周。

郭威是一位非常傳奇的皇帝,他本是後漢一個酗酒和嗜賭的低級軍官,被一個從皇宮遣散出宮的柴姓美女(就是後來著名的柴皇后)看上,結為夫婦。

郭威手握重兵招帝猜忌

在妻子的調校下,再加上自己確實爭氣,在五代的亂世中迅速崛起,成為後漢的開國重臣。

當時,郭威是手握重兵的樞密使(軍事最高長官),被後漢隱帝猜忌,殺了他的全家,還派人來刺殺他。

郭威起兵打回京城,但一開始他並沒有立即取代後漢,而是聰明的立了一個小孩子為皇帝,以穩定局面。然後他就策動了一個叫做「黃袍加身」的奪位計劃。

他假稱契丹要南下進犯,於是「奉命」領兵出城,在澶州士兵們不走了,眾將扯下黃旗披在他的身上,擁立他為帝。當日擁立郭威「黃袍加身」的眾將中,就有一位叫做趙匡胤。

郭威在公元951年正月丁卯日稱帝,國號為周,定都汴京,建年號為「廣順」,史稱後周。

郭威在澶州被擁立為帝

做了皇帝後,郭威提倡節儉,推行了一系列有益的措施,使唐末以來極為混亂的社會走上了安定的道路,在他的精心治理下,國家開始迅速安定,為他的後任皇帝,著名的周世宗柴榮,同時也為不久的趙匡胤開創的北宋輝煌事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資料來源:每日頭條)

 

 

1月14日:{Garmim集訓}小組活動

114日:小組活動

Garmin 集訓:1

HH/TSBR小组操練行程如下:
周日晨7:30 馬鐵馬鞍山站大家樂集合食早餐後,乘99巴士。
水浪窩起步,
A線-HK100路線全走麥徑4,5,6,7,8段至荃錦坳终点。
A線全長约43K
B線麥徑4,5段后,金山路大壩轉左接走Garmin 線,金山頂>城門路>龍門郊遊徑>响石>施樂園>荃錦坳终点。
B線全長约50K。
山高路長,估計用時过10小時,切記帶備头燈!尾段可長可短,視乎各人需求!
有與趣者請whatsapp各群組…知会😅🏃
一月十四日(星期日) 
東風4至5級。 大致天晴。早上相當清涼,日間乾燥。
氣溫:13至17度。 相對濕度:百分之60至80。
圖像中可能有6 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樹、天空、戶外和大自然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皇帝聖旨原來應該這樣讀?
古裝劇集中每有宣讀聖旨的場面時,開首第一句一般就是「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原來這讀法是錯誤的,正確讀法應是「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不說不知,這句流行數百年的「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更是明太祖朱元璋首創。

據史籍記載,在春秋時期,諸侯發布的詔書一般被稱作「命」、「令」秦始皇統一六國後為突顯自己的至高無上,使用的是「皇帝詔曰」,還在玉璽上刻有「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個大字,核心思想還是意圖證明君權神授。

漢高祖劉即之後沿用了秦朝慣例,同樣使用「皇帝詔曰」。

秦始皇首創「皇帝召曰」

不過,在南北朝時期,聖旨開首則演變為「應天順時,受茲明命」;唐朝時由於聖旨多由門下省審核頒布,聖旨開頭一般為「門下,天下之本……」,偶爾會有以「朕膺昊天之春命」開頭的。

至於元朝,聖旨分為兩種,漢文詔書以「上天眷命皇帝聖旨」起頭,蒙文詔書則使用「長生天的氣力里,大福蔭的祐助里皇帝聖旨」。

到了明朝,草根出身的朱元璋為了彰顯自己是天定的君王,特別強調天命,並在稱呼方面下了很大功夫。

朱元璋加上「奉天承運」

定都南京後,他先將南京改名「應天府」,又將上朝的大殿定名為「奉天殿」,在自己的玉圭上鐫刻「奉天法祖」四字。

為增強統治的合法性,朱元璋又在聖旨中採用了秦始皇當年首創的開首語「皇帝詔曰」,還特意在「皇帝詔曰」前面加了「奉天承運」四字,以彰顯自己是天定的君王,故斷句讀法就變成「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而這句「皇帝,詔曰」,亦自此成為明清兩朝皇帝聖旨中必須有的開首語,沿用了500多年。(資料來源:每日頭條)

火燒旗杆長炭:7.1.2018

17日週日晨830分,東鐵沙田站大堂B出口集合。

大埔白石角起步,優景里,大埔滘公園,四色林徑,九肚山,火炭散隊。

登山5小時,量力參加。(乾糧大休)

路線追蹤:https://hikingtrailhk.appspot.com/s/iuTLU

一月七日(星期日)
東風3至4級。 密雲,間中有雨。能見度頗低。
氣溫:18至20度。 相對濕度:百分之80至95。

雨

廣東話.歇後語

有人話,歇後語係俗語嘅一種,相對於成語、諺語來講,用字比較通俗、口語化,有好鮮明、生動、活潑嘅特點,有時仲語帶相關,更添幾分幽默,因為咁就較容易引起人嘅興趣。 除咗可以將歇後語睇成一種文字遊戲之外,又可以由歇後語睇出我哋嘅生活文化。

圖像中可能有1 人、特寫和室內

 

 

https://www.facebook.com/pg/hanghang1977/photos/?tab=album&album_id=1738245539560242

2018年1月份旅行消息

〔紅葉飄香〕11日週一830分,港鐵荃灣線荃灣地鐵站大堂A出口集合,洪水橋起步,丹桂村配水庫,公庵山,大棠,伯公坳,大欖涌郊遊徑,大欖隧道轉車處散隊,登山7小時,量力參加。(大棠午膳)

[火燒旗杆長炭]17日週日晨830分,東鐵沙田站大堂B出口集合,大埔白石角起步,優景里,大埔滘公園,四色林徑,九肚山,火炭散隊,登山5小時,量力參加。(乾糧大休)

114日:小組活動

〔東北環走〕121日周日晨830分,大埔火車站巴士總站275R站集合,新娘潭起步,降下坳,減龍脊,鳳坑,鎖羅盆,荔谷古道,媽騰古道,烏蛟騰,新娘潭,八仙嶺自然教育徑,大美督散隊,24公里,登山7小時,量力參加。(烏蛟騰午膳)

[花鼓榴花]128日週日晨905分,青嶼幹線收費廣場巴士站集合起步,五鼓嶺,花瓶頂,大陰頂,大山,犁壁山,大輋峒,榴花峒,老虎頭,和尚峒,望渡坳,梅窩散隊,登山8小時,量力參加。(乾糧大休)

上述旅行節目如有修改或調動以香港行山網站/恆行網頁(每週行程)為準﹞
旅途中如有迷途或傷亡、參加者責任自負、本隊概不負責﹞

紅葉飄香:1.1.2018

1月1日週一830分,港鐵荃灣線荃灣地鐵站大堂A出口集合。

洪水橋起步,丹桂村配水庫,公庵山,大棠,伯公坳,大欖涌郊遊徑,大欖隧道轉車處散隊。

登山7小時,量力參加。(大棠午膳)

路線追蹤:https://hikingtrailhk.appspot.com/s/n8aAs

一月一日(星期一)
東至東北風5級,離岸間中6級。 大致天晴。日間天氣乾燥。
氣溫:16至20度。 相對濕度:百分之60至85。

間有陽光

圖像中可能有5 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鞋子、樹和戶外

https://www.facebook.com/pg/hanghang1977/photos/?tab=album&album_id=1731564673561662

雙角行

恆行之友經典路線之三: 雙角行

棺材枝合雙角,健兒快步不後人,

七七年冬某日隨隊出征,二十餘人西貢集合,轉乘街車至海下,在牛下車起步,路經涌沙頂、驢仔山,直下攔路,在此可清楚地看到通出棺材角的山脊小路,快們早已忍耐不住,呼嘯一聲狂奔出棺材角,很快便越過兩公里多的山路,到達廢堡,再沿山咀小徑下石灘,但見灘頭橫放許多長方形的大石,真有幾分似棺材之形,眾人爭挑選一副,戲稱他日之用,我也不甘後人,挑了一副又大又靚的拍照留念,此地東對塔門孝子角,那邊亦有巨石矗立頗似孝子守靈,想來此地之得名亦甚貼切。

小駐後回師海下灣,沿公路至白沙澳青年旅舍,順道一訪在此宿營的朋友,閒話幾句後便沿營側村路往白沙澳,村中只餘老弱,人丁不旺,致使大片谷地的良田荒廢成野草之,這種情在此區域的村落是很普遍,慣居於地狹人擠的市區的我,忽發奇想,他日老退於此,置薄田數畝石屋一間,亦願足矣!閒話不提,白沙澳村過後登上山,轉幾個彎便到南山峒廢村,再前行轉入分岔小路接走蛇石,一路暢順,也無暇細賞蛇石便奔下深涌,平靜的企嶺下,海不揚波,景物依然,如今雖舊地重遊,未稍減遊興,順路緩步跑出榕樹,輕鬆地直奔企嶺下,忽有隊友搦戰,於是一同跑入往水浪窩的小路,經禾寮出大環接公路出西貢,十二時許在西貢午膳。

午膳後,一時半在西貢巴士總站側集合,各人狀態都很好,鬥志旺盛,只有數人因事退出,目送他們登車離去後,隊伍繼續前進,沿公路上行菠蘿輋,在南山新村前接通五聯達校的山徑,路上對美麗的西貢和北港頻頻回首,可惜不能多留,只好替西貢海和白沙灣拍下照片,留供日後欣賞。

在五聯達校轉入茅坪廢村,順古道直衝而下梅子林,豈料不衝尤可,一衝之下勢不能抑,至梅子林才能緩下步來,在村前小休,行友們爭取水洗臉和飲用,如獲甘露,喝飽水後精神大振,經村後小路登女婆,路上雜草叢生,幸有石砌古道,才能順利推進,越過女婆後斜走花心坑,不久便到大輋村,通烏溪沙的公路已築至此地,我們不走公路,穿過泥頭村而下小瀝源,猶記兒時旅行至此,在溪中捉蝌蚪為樂,如今景物全非,已不能找至到記憶中的小潭,時光如逝水,于今方感到歲月之無情。

小停後續上前途,但見移山填海,黃塵滾滾,許多村落已遭遷徙,衹能勉強辨認村徑小路之遺跡,左圈右轉才到達曾大屋,沿獅子山隧道公路前行,找到獅子山郊野公園的入口,登上引水道,再沿引水道接上健身徑,不知誰人、率先開步,眾人遂魚貫而跑,直至九龍水塘才緩下步來,此際天色已暗,乃一同步出公路,經石梨貝副塘和抽水站,再穿越鍾山台入九華徑,在園大門前的車站散隊。

(本篇完)     李炳龍寫于八一年十一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