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峯大本營5-19 Oct 2019

認識的國度:尼泊爾
尼泊爾聯邦民主共和國,通稱尼泊爾,是南亞喜馬拉雅山脈地區的一個內陸國家,北與中國相接,其餘三面與印度為鄰。尼泊爾的土地面積為14萬7181平方公里,排名世界第93位,2640萬人口則排名世界上第41位。由於地處高海拔地區,世界上最高的十座山峰中有八座位於尼泊爾境內,包括最高峰聖母峰,因此也是登山好手的觀光勝地。

登山者和搬運工2018年4月在珠峰大本營。

EBC 盧卡拉(Lukla/2804m)-法克定(Phakding/2610m) : 7 .10.2019

EBC 法克定(Phakding/2610m) -南崎巴札(Namche Bazaar/3441m) : 8.10.2019

EBC 南崎巴札(Namche Bazaar/3441m)-達瓦確(Tengboche/3868m ): 9.10.2019

謝謝玲玲邀請, 我有幸參加這次尼泊爾大本營長征. 我去過最高的山只有3400米再加上缺乏練習, 所以期望並不高, 壓力亦不大,可惜在出發前, 傷風老友記還是找上了我, 最後要食住抗生素出發. 雖然出師不利, 幸好有玲玲導遊不辭勞苦的安排,太太貼心嘅照顧,團友嘅包容,最終都能完成這個旅程,

挑戰高山, 事前的準備功夫不敢怠慢

旅遊保險是必須的, 而英國保誠 – 簡直就係蔗渣價錢, 燒鵝嘅味道!二百幾蚊嘅保費, 不但包內陸機延誤, 緊急直升機服務, 當地醫療費用等等, 連高山遠足的定義內亦不設高度限制, 絕對是行山友必備的保險. 患高山症團友坐直升機由高樂雪去加德滿都醫院, 加上住院4天, 最後獲得了多於八萬元的保險賠償, 我自己亦能全數取回在當地診所的診金和藥費. 而且由Manthali airport 飛往Lukla airport 的飛機經常因天氣因素突然停飛, 故此這份保險十分適合要去挑戰尼泊爾高山的人.

另外, 內陸機延誤除了涉及保險賠償, 亦需要緊急在當地尋找臨時住宿, 我們不單與一眾遊客競爭有限的宿位, 還要考慮旅館與內陸機場的距離, 畢竟明天早上6點又要到機場等候, 所以有必要在事前和導遊溝通好相關的安排. 初來報到, 我們被航班延誤殺個措手不及, 導遊最初建議入住附近營地, 幾經商討及四處尋覓, 最後安頓在一家步行距離30分鐘的旅館內.

我為準備行裝傷透了腦筋, 既要應付高山天氣及山區資源限制, 又要顧及個人衛生, 健康, 還要考慮行囊輕便及航機限重的問題, 頭髮都白了。

十月的尼泊爾山區, 早午晚有約10至15度温差, 而午間的氣温又會被太陽、風勢及地理位置影響, 所以服裝必須以靈活穿著及輕便為主. 我準備了三件base layer, 一件fleece 外套, 一件防風防水外套, 一條防水褲, 2對厚襪作基礎登山服裝. 雪褲、冷帽、手套及羽絨外套在晚間時間及高山地區是必備的. 建議帶comfort zone負15度以上的睡袋, 身在高山應隨身帶備緊急保暖氈. 上天卷顧, 旅程中天氣大致良好, 藍天少雲, 只有第一日有微微雨, 使不上裝備的防水功能, 防曬用品如鴨咀帽、傘、太陽眼鏡則大派用場.

由於山區電壓不穩, 太陽能板變得十分重要, 我用的是soshine 10w 防水太陽能板, 效能高,半日大約可以叉3000mah, 可是移動中叉電效能會有大打折扣, 要爭取午飯小休期間及日落前在旅館叉電.

事前沒想到原來乾洗粉及濕紙巾是極其重要的, 山區水壓不穩定, 洗澡水時冷時熱, 時大時小, 這樣的情況下沖涼很容易生病, 它們可以幫你去污除臭殺菌及保持乾爽, 使你舒適地睡個好覺.

高山反應是高山健行一大隱憂, 天氣乾燥多變, 又基於本人體質易上火, 氣管易敏感, 又帶病出征, 藥物放題少不免, 高原安和diamonx是必備的抗高山反應藥物, 還有一堆的特效藥感冒藥腸胃藥止嘔藥, 連保濟丸和維他命C片都帶上了. 帶去的藥都用去了一半有多, 有團友甚至動用了過期十年嘅正露丸“救急扶危”. 我又準備了麥盧卡蜂蜜, 睡前滋潤保養身體. 得力素糖則是日間行程的潤喉聖物. 網上爬文發現餐飲中水果從缺, 所以亦帶備了西梅乾及小紅莓乾頂檔, 想到高山便秘就感到屁股陣陣發涼.

世事沒有完美, 儘管準備不足時間到了還是要背上行囊出發.

這次長征, 我們並沒有定下任何目標, 但為了安全, 我使出了3秒1步大法, 以每小時1公里的步速緩慢進攻, 沿途風光如畫, 滿眼都是聖潔雪峰, 高山流水, 綠樹紅花, 吊橋人家, 漫步細賞正合宜. 我的獨門步法漸受賞識, 温生、玲玲和長洲蔡相繼加入, 這支慢行小隊耐力十足, 不慍不火, 一路下來拿下了不少點心, 每每神態自若地越過一班又一班在路邊喘氣休息的行人, 不單按時完成每天的行程, 甚至成功到達大本營, 我和太太都喜出望外.

登山餐飲原來亦有學問. 由到達Lukla開始, 每天的午餐和晚餐共20餐都令我想起「麥兜快餐」……
麥兜:唔該!我要一個常餐丫!
麥太:常餐?常餐有咩食㗎?
伙計:同特餐一樣囉!
麥太:咁特餐係咩嚟㗎?
伙計:同快餐咁上下囉!
麥太:咁快餐係咩嚟㗎?
伙計:唓!快餐咪即係午餐!
麥太:午餐食咩㗎?
伙計:午餐同晚餐一樣㗎!
麥太:咁晚餐又食啲咩呀?
伙計:晚餐咪即係常餐囉!

基本上, 午餐同晚餐都係得蛋炒飯、菜炒飯、蛋炒麵和菜炒麵4款選擇, 人都癲. 實在忍不住了, 問導遊為何餐餐都玩麥兜快餐, 究其原因, 是因食肉難消化,不單增加腸胃負擔, 連帶影響了其他身體部位的供血量, 容易招來高山反應. 由於太太嘴饞, 而且首次遊尼泊爾, 我倆經常自費另加洋蔥湯蘑菇湯, 或嘗試當地傳統食物如veg Dal-bhat、sherpa stew、 momo等等, 行得咁辛苦唔做麥兜㗎!

今次長征順利完成,porter功勞不少,每天為我們背着沉重的背囊,住在簡陋的porter house,拿取微薄的工資卻要承受遊客區高昂的消費,亦耳聞他們常受傷患困擾,我們決心要好好酬謝他們。除了小費外,我和團友們邀請porter到旅館飲酒,又捐出行囊内性能良好但回港用不着的物品如小型太陽能叉電板連電線、防水外套、波鞋、保温水壺等作抽獎禮物,玲玲和温生另外再安排了現金抽獎,porter們十分高興,加上現場開始播出節奏强勁的音樂,大家頓時聞歌起舞,有些porter原來是跳舞高手!全場氣氛熾熱,室外寒冷,我們卻跳出汗來。

離開尼泊爾山區,還有2天在加德滿都遊覽。尼泊爾規定山區導遊不可在市區做導遊工作,所以山區導遊Senjip以朋友身份帶我們四處逛逛,到廟中的隱藏位置俯瞰全城,又為我們點上額前紅點及講解他們的信仰風俗, 令這次長征畫上圓滿的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