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峯大本營5-19 Oct 2019

認識的國度:尼泊爾
尼泊爾聯邦民主共和國,通稱尼泊爾,是南亞喜馬拉雅山脈地區的一個內陸國家,北與中國相接,其餘三面與印度為鄰。尼泊爾的土地面積為14萬7181平方公里,排名世界第93位,2640萬人口則排名世界上第41位。由於地處高海拔地區,世界上最高的十座山峰中有八座位於尼泊爾境內,包括最高峰聖母峰,因此也是登山好手的觀光勝地。

我是在十月上旬參加「X路X續尼泊爾EBC聖母峰基地營健行14天」,這是由謝姓女領隊與25個團員共同組成,除了這位台灣領隊以外,到了尼泊爾還有另外4位當地嚮導陪同。在這14天當中,從我自己觀察的以及所經歷的,有些特別的事情想要和大家分享,希望能提供給有想參加同一領隊的團(絕非勸進或勸退,請斟酌參考自身需求與相關考量),或是有想自行組團前往EBC的朋友們評估參考:

(1) EBC絕大多數的路程都在4,000公尺以上,而且路程很長。我有固定運動習慣,而且出發前兩年我還算是積極參加台灣的高山活動(入門型+進階型百岳21座),但是我個人認為這樣的行程並不是很輕鬆的(14天是含進出機場與加德滿都,實際上山路程是6天,下山路程是3天),建議行程天數要多多考量體能負荷情形。

(2) 在缺乏高海拔生活經驗的情形下,即便在台灣可以適應超過海拔3,000公尺的山區,也不表示在那裡是沒問題的,因此建議將提前下撤或是發生緊急情形的可能性納入考慮,並且要評估自己額外負擔成本的風險。我們這團有一位大姐因為牙疼,而且無法在Namche找到適合的醫生解決問題,在此緊急情況下,後來她就選擇自費台幣十萬塊搭直升機下山到加德滿都治療。

(3) 不論是參加網路揪團、旅行社或是其他形式團體,強烈建議要將台灣領隊或是全隊負責人的本身爬山經驗、帶登山隊管理經驗與高山環境應變能力列入重要評估事項。在這14天中,也許團內多數其他經驗老道的山友們不介意,但我個人是非常介意我們這團的台灣領隊發生以下這些事情:

(a) 只有在很少數的情形下,領隊是在全員到齊的時候,大聲且清楚地宣佈今天或明天山區的氣狀況、行進路線概況包括長度、難度、休息點、以及當地嚮導配置情形等等

(b) 只有少數幾天,在到達當晚的夜宿點並分配房間後,全體團員都清楚知道領隊休息的房間號碼和地點

(c) 從Lobuche(4910M)到Gorakshep(5100M)的那天,半路開始下雪。事後想想我不明白的是,我們這團的領隊號稱帶團到EBC十幾次,為什麼不能夠立即判斷十月初遇到風雪的異常性,而且也沒有在到達Gorakshep當晚主動找時間和大家討論說明下雪可能會造成的影響與可能需要考慮的應變措施,當晚我記得至少有兩個其他團員問她說怎麼會下雪,領隊不是在行前一直強調不會下雪不用帶冰爪的嗎,結果她的回答主要內容都是以前都沒有碰過呀。經過了一晚持續風雪後,隔天早上積雪深度已經超過我的膝蓋,而且風雪還是繼續,完全沒有停止,事後回想我也不了解為什麼領隊既然早就決定當天無論如何一定要下撤到Pheriche(4200M),為什麼不早一點離開Gorakshep(5100M)? 還說要等其他國家隊伍離開後才要走,同時事後我覺得有沒有其他隊伍走在我們前面,對我們下撤的速度並沒有重大的影響性,另外,要出門離開Gorakshep的時候,該領隊都沒有將點名、整隊、清楚說明下撤順序等事情作完,就急著要照相,結果就是大家在風雪裡東倒西歪,相也沒照然後離開出發的時候也沒搞清楚到底有沒有全員到齊。既然我們對於下雪(而且是不小的風雪)毫無心理準備,大家也明顯是雪地經驗不足,同時又沒有雪具可用,從Gorakshep下撤到Lobuche只有非常狼狽而且非常驚嚇(至少是我,因為我戴全視線眼鏡鏡片,沒有雪鏡,從沾了一堆雪片的灰色鏡片裡看漫天風雪下的白色雪路簡直和瞎子沒兩樣)可以形容。我們大約是中午1-2點之間回到Lobuche午餐,當時我完全不知道Lobuche到Pheriche還非常遠,後來半路上才聽到領隊說可能摸黑才會到,結果真的就是摸黑到旅館,而且到旅館前的有一小段路是天色極暗時在冰雪覆蓋上的小溪流上跳來跳去,最後簡直就是走到抓狂的地步,這天如果沒有當地嚮導的熱心幫忙,真的不知道回不回的了家。

(d) 到了Pheriche後,隔天的行程是要回到Namche。同樣也是路很長,而且在前一天摸黑過後,領隊也還是沒有清楚地和團員說這一天有摸黑的可能,提醒大家要有摸黑準備,頭燈要帶在身邊等等,然後當晚又是摸黑回家的結局。此外,上半天從Pheriche回到Thyangboche時,整體脫隊情形還沒有很誇張,從Thyangboche回到Namche的路上,領隊說讓想早點到旅館的可以走快一點,因此我們全團斷成好幾截,但前後段都無法彼此確定到底在什麼位置,以及有誰在哪一段,每一個小段是不是都至少有一個當地嚮導陪同以防迷路也是無法確定;快要天黑的時候,山區裡還起了大霧,大概是前後五公尺以外的距離都看不太清楚的那樣,此時我遇到另一個同團女生以及其中一個當地嚮導,從此以後就只有我們三個人走在一起,在回到Namche旅館的路上都沒有再遇到其他同團隊友,雖然是安全到達但是走在路上心裡其實蠻害怕的。這天晚上還發生個意外,當幾乎所有人到達Namche後發覺有一個大哥沒有回來,在一片混亂之中,領隊頻頻詢問大家有關於那個走失大哥的一些問題,但從她和其他團員的對話之中,我不了解為什麼領隊會假設在起霧又摸黑又全體團員四散的情形下,大家都會記得回到Namche是走那條大路,而且應該不會走到其他岔路上,後來還好那位大哥找到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e) 雖然我們團有4位的當地嚮導陪同,但他們不是每個人都會說英文,我們團員也不是每個人都會說英文,我覺得這團人數根本就超過領隊的負荷,而領隊也沒有找專責固定的副領隊來協助,只是靠幾個較為熟識的團員自發性的幫忙, 雖然本團是以自組隊名義出團(但是領隊的費用又是大家分攤出, 同時團員對於很多事情都沒有決策權, 實質上和旅行團比較接近, 與真正自組團相較是有所差距的), 但全隊除了領隊一人對於當地情形較為熟悉以外, 其他絕大多數團員都不了解EBC行程的情況, 也沒有相關經驗, 因此在很多狀況和行程進行都需要依靠領隊的情形下, 這樣實在是不靠譜。

(4) 建議要將挑夫可能會丟掉行李的情形納入風險考量,並且行前請了解相關保險申請辦理與理賠方法,以及評估自身損失承擔能力,這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可怕事實,而且讓我身心交瘁。我們這團的挑夫應該是台灣領隊和當地嚮導接洽後委由當地嚮導再找的,在第四天到達Namche的下午,我得知給挑夫背的大包被搞丟了,我被告知是因為挑夫跌倒,他揹的三個大包滾到河水裡面,挑夫逃跑了,然後有某人在某處有看到這三個包,但因為水很急,所以也不可能撈起來,這事情已經呈報給尼泊爾警方辦理。在我知道的丟包第一時刻,從台灣領隊和當地嚮導對我說的話,大多數都讓我覺得兩方都在推卸責任,即便話中帶有抱歉或替我感到難過等字眼,但從他們給我的反應,讓我覺得他們是在敷衍我,不想擔責任。至於發生意外的理由,老實說我並不相信,既然挑夫和我們走的都是同一條路,挑夫會發生上述狀況,如果不是從離水很近的步道摔倒,要不就是從離河面數公尺到數十公尺高的吊橋掉下去,而且我們的大包都很重,裡頭都至少一定有個會吸水的睡袋和替換衣物,在前面那個情況,不太可能包跌到水裡撈不起來,在後面那個情況,挑夫不可能活著,大包也比較可能是沉到水底而比較不可能飄走到遠處,不過領隊和嚮導對我的態度如此,追究細節也沒有什麼用處,反正東西就是掉了。在Namche當晚,領隊帶我們這些丟包的人去買必需裝備,領隊是有幫我們殺價錢,但她也只是說到時保險公司會直接賠我們錢,所以要求我們這些丟包的人自行支付買這些裝備所需要的錢(事發當時我有很生氣的和領隊及嚮導說他們不但要賠我而且要付我另外買裝備的錢),但至於我們這些人需要什麼東西或有什麼需要卻買不到的,領隊也不曾主動詢問關心,至於睡袋的問題,領隊說基地營很冷,至少需要-10度的睡袋,但那家登山用品店的睡袋選擇很有限,而且也不確定是不是山寨,品質如何也沒人敢講,價格也相對較高,最後的結論是用租的,不過當我打開租用的號稱-20度的睡袋時,羽毛根本沒澎起來,摸摸感覺袋內的羽毛應該不是全乾的,就像在台灣登山商業團提供的睡袋那樣,睡袋在這樣的狀況下,不管是標負幾度,起不了很好的保暖作用的,當我和領隊反應後,Namche那晚是先借她的睡袋用,隔天幸而有其他熱心隊友借給我睡袋用,才解決了往後行程需要睡袋的問題,至於其他兩位大哥,他們好像都還是用租的睡袋的樣子。關於賠償,從事發當時一直到回到Lukla的過程中,從來都沒有好好講過,回到Lukla的那天,領隊也是在吃飽飯喝到醉的情形下找大家來討論,講一講也沒有什麼具體結論,領隊只是很模糊的說至少會賠一半,但如何賠、何時賠、確實賠償金額都沒有講清,回來台灣幾天後,領隊回我Facebook訊息說只賠一半(含保險賠付),那到底還要不要賠我實在是沒譜。為了這趟EBC,團費不便宜,特別買的裝備也不便宜,累積了兩年多所慢慢買的裝備也是不少錢,結果一次就這樣光了,說不會心痛是騙人的,而且除了裝備以外,我的個人重要藥物也沒得倖免,還好實際適應高度時勉強過得去,重要證件也沒丟,最後平安回到家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出門在外確實意外很多,提供以上經驗分享,希望能對各位包友做出門前準備時有一些幫助,但重點還是祝福大家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盡情享受EBC沿路的山光水色。

轉載⋯⋯

沒有雪崩,也沒有狂風,為什麼他們殞命珠峰?

登山者和搬運工2018年4月在珠峰大本營。

登山者們為了自拍而互相推搡。峰頂平坦的部分據他估計只有兩張乒乓球桌那麼大,但上面擠了大約15到20個人。要想上去,他得跟一群同樣穿著厚厚的外套的人擠在一起,在幾千英尺高、冰封多石的山脊上排幾個小時的隊。
他甚至不得不繞過一個剛剛死去的女人的屍體。
「太可怕了,」他在尼泊爾加德滿都的一個酒店房間裡休息時通過電話說。「就像個動物園。」

峰上的首次通话

去年,尼泊尔政府宣布提高全国旅游地区免费WiFi覆盖率,其中就包括“珠峰免费WiFi覆盖计划”。但据外媒报道,这项计划触及商业运营公司利益,且施工难度大,工程进度推展缓慢。

在这项“艰巨”的计划面前,中国应该最有发言权。

实际上,早在2007年,中国移动就在境内海拔6500米左右设立了一个临时基站,该基站的主要作用是协助北京奥运会的圣火采集传递。同年5月,一位英国登山者利用基站服务,通过手机拨通了家人的电话。这被媒体看作是里程碑式的创举,被定义为:珠峰上的首次通话。

遗憾的是,在北京奥运会后,因为使用者少,6500米基站暂时停用,站址的钢架已被深埋在厚厚的雪下。

但是,这丝毫未阻止中国运营商对于世界第一峰的探寻之路。

2012年,中国移动终于将光纤铺设到珠峰脚下,海拔5300米左右的中国境内大本营,首次有了3G基站,后升级为4G

这其中也有华为的功劳。大本营基站的LTE-TDD信号塔由华为与中国移动联手建立,这也是全球首个最高4G网络的发射塔。

如今,中国三大运营商网络已基本覆盖大本营地区。有网友进行过测试,三家信号在不同区域,均会出现4G跳转3G甚至2G的情况,但通话基本无阻。相较之下,中移动的信号覆盖面要强于其他两家。但在大本营以上地区,基本仍处于信号盲区。

通信的艰难之处

若以2007年首次珠峰通话算起,至今已有12年。为何在高海拔地区,通信仍未全面覆盖?

主要原因是风”,前中国移动通讯专家冯宇航告诉新浪科技,在搭建6500米基站时,主要出现了两个问题,首先是大型设备器材的运输,“当时公路只修到了大本营,很多设备都是用牦牛驮上去”。

有时还得靠人抬上去。相对恶劣的自然条件,曾让60%的员工患上慢性高原性心脏病,而整个中国移动西藏公司,工作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员工占到了95%

结语:

通讯,是登山者与外界沟通甚至求生的唯一途径。

不久前,中国移动在西藏开通了首个5G基站,这意味着西藏正式进入5G时代。珠峰另一侧的尼泊尔,亦在持续推进着珠峰免费WiFi计划。

技术的进步,必将覆盖这片寒意浓浓的净土。我们在向往登山者征服峻岭的同时,更应看到通讯人留下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