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公路又名香腸公路的故事

西貢公路,英文名Hiram’s Highway是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第42營1945年香港重光後,由一位名叫John Wynne-Potts的海軍陸戰隊(金冕多)博德斯中尉帶同陸戰隊工兵和約80名成員的日本軍人俘虜擴建的,最開始應該是日本人強迫西貢村民和盟軍戰俘修建一條非常簡單的小徑,後來John Wynne-Potts受命擴大路面。那麼,這個Hiram名字是哪裡來的?按Gwulo網站上John Wynne-Potts的兒子Christopher Potts寫到,美國不單單是自由世界的軍火庫,也是糧倉之一,他們不但提供飛機大炮子彈步槍給盟國,也提供糧食如罐頭給盟國。當年美國威斯康星州Milwaukee市有一個品牌叫Hiram K. Potts的罐頭香腸(tinned sausage)就大量提供給英國軍隊,我已經找不到照片,但大概類似維亞納香腸,不是什麼好吃的東西。當年皇家海軍陸戰隊員在緬甸作戰時就經常獲得分發這種罐頭作為軍糧,大家都深痛惡絕,但偏偏這位非常有個性的中尉喜歡這款罐頭,大家都很樂意和他交換手上的Hiram香腸罐頭來吃別的東西,因為罐頭牌子和他的姓氏Potts一樣,久而久之他的花名就叫Hiram。當年,西貢只有山間步行小徑或者從水路進入,十分不便,雖然有前面提到的小路直達清水灣路,但貨車不能通行。據說他在指揮修建這條單程道路時,有一天有位軍官來視察進度;開玩笑地寫了一個牌給他,說這條公路應該以他的花名來命名,叫Hiram’s Highway,想不到後來弄假成真,後來當F W Festing菲士廷少將來主持開幕的時候,他們就用了這個名字命名這條路(亦有譯名為喜林公路),還於1948年鄭重其事的做了一塊石碑來紀念。據他兒子說,這位John Wynne-Potts中尉其實也不太懂得修路,也是盲人摸象地工作,期間要大量使用炸藥,但當時缺乏信管;所以他命令日軍俘虜之間自己抽籤,看那個倒霉鬼要去點燃引信引爆炸藥。不過,數口不是很精明的他,不太懂得用計算尺來估計需要炸藥的分量,要麼太多炸藥,要麼引信太短,導致不少俘虜走避不及而掛彩(應該沒有人因此死亡)。然後,1946年當他仍駐紮在香港的時候,有一天半島酒店有個英軍活動,剛好美國海軍陸戰隊也有人參加,雖然大家都是同宗的安格魯撒克爾遜(Anglo-Saxon)一家人,但總有點覺得自己才是最好的,尤其Marines這種軍人,他們都是特別高傲自信。事緣一位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隊員(Royal Marines)問美國人,RM是什麼意思,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答不出來,英國人說是“REAL MARINES” ,之後半島酒店裡面頓時變成洪興對東星,雙方大打出手。這位勇猛的中尉,回憶到看過電影裡面看過有男主角跳到水晶燈上,然後再落到敵人身上的情景。結果有樣學樣;不過,那個半島酒店的水晶燈承受不了他的重量,直接跌落到大堂,弄得大家一身灰塵和玻璃碎;雖然當天很多人被駐港英軍憲兵抓了,但他居然從廚房逃脫了。蘭桂坊曾有有一家很有歷史和名氣的餐廳叫Jimmy’s Kitchen,是城中不少達官貴人的飯堂(上個月南華早報說這餐廳暫時關閉,準備搬遷)。戰後初年,當餐廳老闆央求博德斯中尉能不能給些多餘的軍糧配給,好讓他重新開業,老闆答應給英軍人員用餐時候打折扣;博德斯中尉二話不說,把不少牛肉提供給他,讓這餐廳得以從新起步。1956年,當他駐紮在海神之子號航空母艦時重回香港,還特別回西貢重遊故地,受到西貢鄉紳歡迎,他往後駐紮塞浦路斯,馬來亞等地繼續其充滿色彩的人生,1978年以少校軍銜退休(三十多年的服役期來說算是仕途不順了),2009年於英國Chichester去世。他兒子Christopher Wynne-Potts後來七十年代曾經加入香港皇家警察成為督察,並在紀念他父親的石碑前拍照留念。(來源:Gwu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