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賞東極長咀浪 暮戀西陲爛甲情

﹝一百二十公里兩極長走﹞
東西雙極由長咀至爛甲咀,路線長遠、橫越新界的東西兩極。跨越山頭無數、坡度起落甚大,比之麥理浩徑全走,難度和艱辛度猶有過之。

此線記憶中,七二年龍馬旅行隊與七五年剛毅之友曾走過此路線,而恆行之友先後在七八年、八O年與九七年舉辦過、每隊每次都有人行畢全程。在九九年元旦日、筆者參加了恆行的第四次「雙極長走」節目、爰將當日所見筆錄、以饗同好。

近年的地區發展甚速、地理變遷甚大、「雙極」雖為舊路一條、但為確保全線每段必通,恆行舉辦之前先試行了四次熱身線;名稱為;「杯靈北朗」、「火炭蓮花」、「圓頭爛甲」及「鳳角梅林」。

元旦當日、天朗氣清、風和日麗、極適合長程急走的好日子。參加者人數有十三人、九時二十八分吹筒坳起步,急步走過大浪四灣、約一小時半到達長咀。各行友在長咀山脊標高柱前拍照留念,在石咀邊沿手醮澎湃的浪花互祝成功,向西迴行。

正正符合了題目中對聯;「朝賞東極長咀浪,暮戀西陲爛甲情」迴步東灣、大灣入大浪坳、赤徑,北潭古道進入鰂魚湖、跨越網北走廊,穿過乪笏村、沿車路上黃毛應村,入昂窩、浪徑、大環而出西貢市,晚六時、有二位行友因事退出。大隊稍作小休、繼續前進;從菠蘿輋緩登茅坪古道,石板路至梅子林,到達富安花園時,正直夜幕低垂。在村內茶樓晚膳大休,加添糧水。

晚九時、朝看城門河畔單車徑進發,十時許到達火炭村登山路口,隊眾亮起電筒,沿石屎路狗聲的河瀝背山徑,上松仔園車路,長瀝尾至鉛礦凹。在木桌上飲水小休,此時己達深夜零時;夜風蕭蕭,吹來寒意、眾人披上風衣,提起亮換芯的電筒,繼續展步上登四方山。

一點、兩點、三點,時鐘不停、大隊的步伐也不停;攀上全路線最高點「大帽山」山頂。緩步而下、到達荃錦坳的茶水亭畔,飢疲的體態令隊眾攤在冰泠的亭階上休息。猶幸這時,恆行早有安排、二位服務行友在此補給,餐我等湯麵熱茶,隊眾皆衷心感謝!

稍後、拖著疲倦的步履,步入蓮花山林道、過了田夫仔又過了吉慶橋。走在黑夜塘邊黑林裡的大欖涌塘邊徑上,頭腦模糊,進入睡鄉;而腳步卻機械地跛跛差些兒掉進塘水裡。四點、五點、咦!天露曙光了。別笑我等太傻走漫長的傻路,筆者卻在大欖涌副壩上看到一次別開生面而麗絕的日出!
晨八時許已到了屯門市、促茶品茗、急上良田坳、回望看下,屋仔有致。前景是終點,終點是如許的接近;然而當筆者步過青大石澗、臥龍潭登上浮沙碎石、峽谷溪壑時、只見左邊是深邃的月牙谷、右邊遠處從白泥村對入山谷內、一幅遼闊的窩地垃圾堆填區正在開墾眾人吸熏人的穢氣、纏身的是無數的蒼蠅;雖然腳底的水泡是非常疼,也要鼓其餘勇跨過這個二八一山頭。哈!對面不就是爛甲咀嗎?一個長滿荊棘而無路進入的爛甲咀!隊眾披荊、斬棘、撥草、蜿蜒的尋路到終點了。軀體的疲慵擋不了內心的喜悅、大家都快步的奔到「咀」邊拎下的海水、結束了這一次一百二十公里難忘辛艱、漫長的旅程。

作者:賴君輝 九九年一月 修改:溫坤華O二年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