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蛇兒口

拍攝者:林師兄     地點:大東山爛頭營

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

莊子有一段韻事,記載於「今古奇觀」一書中,很有意思,大意如下:

有一天,莊子從墳墓區經過,見到一位白衣素服的婦人哭得很淒慘,哭聲不絕的傳了過來,
令莊子聞之,亦甚感傷,同時那位白衣素服的婦人,手中持著扇子,又拼命的搧墳,這動作
又令莊子感到詫異。

莊子問:「墓中何人?」

「是敝先夫。」

「為何哭得如此淒慘?」

「先夫在世,與我恩愛異常。」白衣素服的婦人答。

「那夫人為何又搧墳?」莊子感到奇怪。

「先夫臨終時有言,祇要墳墓的土乾了,就准許我再改嫁他人,困而就持著扇子,拼命的搧
墳。」

莊子聞言,為之語塞,感嘆夫妻恩愛,也是明日黃花。在當時,莊子已是一位有道法的人,
便施了一法,幫助了白衣素服的婦人,墳墓的士很快的乾枯,那位婦人
深深的向莊子道謝,歡歡喜喜的便下山去改嫁。

莊子回到家後,便一五一十的將這件事告訴了自己的美貌妻子。

妻子聞言,便開口罵那婦人「無恥」。

同時責備莊子,怎可施法去幫助一個毫無廉恥的女人。

「假如我死了呢!」莊子問。

「那我決不改嫁,我當守節守寡,從一而終。」

莊子不答,祗是嘆了一口氣而已。

隔了不多久,有一天清晨,莊子突然的生了一場病,而痰昇在喉,把氣息給阻塞了,延醫救
治來不及,便兩眼一翻,雙腿一蹬,就那麼簡單的一命嗚呼哀哉!

當然莊子的美貌妻子非常傷心,趕忙的在家中辦理喪事。正在此時,有一位年輕的書生帶著
一位老佣人,來尋莊子,自稱是莊子的學生,這位年輕書生一聽莊子已死,就堅決留下替莊
子守孝,以盡弟子之禮。

這位年輕書生,長得極為俏俊,正是風流少年。在莊子的靈棺之前,莊妻早就怦然心動,口
雖不言,眉目之中早就流落出萬種風情,而年輕書生,也不時目視莊妻,眉目傳情,雙方均
有意思。
一個是風流俏書生,一個是年輕美貌的新寡,這正是乾柴烈火。

莊妻透過老佣人,給老佣人很多好處,希望年輕的書生能夠娶她。

而年輕的書生也默許之。

正在此時,這年輕的書生,竟然病了,這個病是非常奇特的痛,是頭痛欲裂,哀聲慘叫,而
莊妻也慇勤的照顧,體貼入微。

「妳為何待我如此好?」年輕的書生間。

「莊子的學生,就是我的學生,當師母的對待弟子好,這也是應該的,是當師母的責任。」
莊妻如此同答。

想不到,這年輕書生的頭痛病原來是宿疾,須服食新喪者的人腦,才能夠止住頭痛,這種情
形已發生過數次。但這次發生在莊子的家中,地處偏僻,無法可想。

莊妻及年輕書生均想起莊子是新喪,一位是莊子的妻子,一位是莊子的弟子。但,為了兩人
的未來幸福,為了未來的新婚丈夫,這位貌美的莊妻,竟然提了一把大斧頭爬到莊子的靈棺
之上,把靈棺用斧頭劈開,想取出莊子的腦汁,給「新愛」服食,以止頭痛之症。

棺木一劈開。

莊子嘆了一口氣,從棺木內站了起來,莊子根本末死。

那老佣人及年輕俏俊書生全不見了。

莊子吟了一首喝:

青竹蛇兒口,

黃蜂尾上針;

兩者皆不毒,

最毒婦人心。

這段故事,就是有名的「莊子試妻」及「大劈棺」。其實莊子是一位有道法的人,他死的這
段時日,自己以「木遁」出了棺木,再化身成老佣人及俏俊書生回來試試他的妻子。

沒有想到,莊子的妻子比起那位「搧墳」的婦人更加嚴重,也更加無恥,那「搧墳」的婦人
,反而顯得直言的可貴,貌美而蛇蝎心腸的女人,應該自省。

莊子的道,與老子的道,都是崇尚無為的,老莊思想,淵源流長,其中的深意,不是一般俗
世之人可以意會。尤其莊子的思想,甚為高超,裹面甚為寬闊,我讀南華經,就如同飛行在
千山之上一樣,心等宇宙,其中之變化自在,不可等量。

為莊子寫一偈:

恩愛原是明日花,

人生如戲何有家;

悟了真理祇一笑,

飛行隱遁達無涯

在〈青竹蛇兒口〉中有 1 則留言

  1. 青竹蛇兒口
    出自小說《封神義》。全詩為:「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兩般皆是可(二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形容女子心腸狠毒。
    一說「最毒婦人心」這句詩是出自《二刻拍案驚奇》卷之十趙五虎合計挑家釁莫大郎立地散神奸詩曰:黑蟒口中舌,黃蜂尾上針。兩般猶未毒,最毒婦人心。

發佈留言